黄花机场解密黄花机场行李上机全过程 行李舱仅1米高

2016-10-10来源:互联网编辑:本站兼职审核

导读 :昨日,在机场离港行李分拣区,机场工作人员将已经分拣好的离港行李搬到拖车板上,运往停机坪装进飞机货舱。王志伟摄首席记者吴鑫矾通讯员彭鸥刘全昨日下午3时30分许,天空传来一阵轰鸣,来自北京的CA1373航班停在长沙黄花机场。30岁的机场行李装卸工张师傅迎上前去,打开机腹的行李舱门,钻进只有1米高的货舱内,蹲在里面将行李和运货单逐一对照。头顶的廊桥上,旅

黄花机场

昨日,在机场离港行李分拣区,机场工作人员将已经分拣好的离港行李搬到拖车板上,运往停机坪装进飞机货舱。 王志伟 摄

首席记者吴鑫矾通讯员彭鸥刘全

昨日下午3 时30分许,天空传来一阵轰鸣,来自北京的CA1373航班停在长沙黄花机场。30岁的机场行李装卸工张师傅迎上前去,打开机腹的行李舱门,钻进只有1米 高的货舱内,蹲在里面将行李和运货单逐一对照。头顶的廊桥上,旅客们正在忙着下飞机,没人留意停机坪上的行李装卸工。货舱内的50件行李一件不落地搬到拖 车上,从到港行输皮带送往到达层的CA1373的行李提取转盘。当旅客到达行李提取转盘时,行李也随即抵达。

“机场的行输系统如同一个铁路网,皮带是铁轨,托盘车就像火车,行李标签如同车票。每件托运行李坐上‘火车’后,根据自己的车票,通过电脑控制,准确抵 达目的地。”黄花机场相关负责人说,机场的行输系统包括到港和离港,相比到港系统,离港行输系统(行李输送系统)更加复杂。从航前的信息输入,到航后的机 械维护,机场行输人员通过细心和耐心,确保每一件行李都准确到达旅客手中。黄花机场T2航站楼自动行输系统自2011年7月启用以来,每小时可以处理 3600多件行李,至今共运送行李达951.88万件,几乎没有出过错分的行李。

托运

10位数条形码如同车票

扫一下就前往该去位置

昨天上午9时,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经过制证、安检等多道检查程序,进入黄花机场T2航站楼候机厅内部。

“这就是行李的起点。”机场候机楼管理部设备管理室工作人员姚哲之指着不远处的值机柜台说,T2航站楼一共有80个值机柜台,包括60个国内和20个国 外值机柜台。旅客在办理托运手续后,托运的行李便从值机柜台放上传送带,开始自己的旅程。同时,在到达层还设有8个行李提取转盘,包括6个国内和2个国际 行李提取转盘。

此时,乘坐CA1344航班从长沙至北京的刘女士拖着一个黑色行李箱来办理托运。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记者将刘女士的目的地、航班信息输入电脑,随即打印出一张印有10位数字的条形码。

“这是行李标签,上面记载着行李的运送路线和目的地。”姚哲之一边指导记者将标签贴在行李上,一边解释道,“前4个数字是确定航空公司,后6个数字是行 李条码,每个行李的条码都是唯一的。在打印条形码的同时,这件行李的信息也上传到了后台网络。在运输过程中,只要仪器对着条码一扫,行李就能准确送往应该 去的位置,不会出现要去北京的行李却搭上了飞上海的班机。”

粘贴完毕,记者将这个行李箱放上前台传送带,它和其他托运行李一样向前传送。随后,所有值机柜台的行李汇合在一个传送带上,运往后台进行安检扫描,检查是否有危险会物品。在黄花机场,高峰期每小时有3600多件行李被皮带传送到分拣区。

分拣

托盘车到达对应分拣槽

就会自动倾翻投递行李

行李向前传送过程中,工作人员带记者从T2航站楼下到第一层。这是位于停机坪内的一个仓库,两层楼高,约400平方米,所有的行李都会通过传送带送到这里。

“这是行李分拣区,候机厅托运的行李传送到这里,通过扫码找到自己的线路。”伴随着机械设备运转时发出的低沉响声,候机楼管理部设备管理室工作人员胡奇 辉带记者登上台阶。在行李分拣区顶部,一条长300余米的轨道围着行李分拣区内部组成一个环形。轨道上间隔放置着123个黄色托盘车,每个托盘车上都载有 一件行李,以1.7米/秒的速度围着环形有序运行,3分钟跑完一圈。

“你看,扫码仪会自动扫描行李上的条形码。”胡奇辉指着入口处的自动扫码站解释道,“行李信息通过扫码再次上传至后台网络,网络又将信息发送至托盘车,当托盘车到达对应的分拣槽时,就会自动倾翻投递行李。”

此时,刘女士的行李通过皮带进入行李分拣区,在入口处登上一辆托盘车,并同时完成扫码程序。托盘车载着行李到达一个分拣槽时,托盘车轻轻地向槽口一歪身 子,行李像坐滑梯一般,从高约3米、宽约2米的滑道滑到底部,守在下面的工作人员随即将行李搬到拖车板上。记者抬头看槽口处的LED显示器,上面显示为 “航班号:CA1344/目的地:北京”,与刘女士的目的地和航班完全一致。

“这些都运用了计算机、自动控制、机电一体化等技术。”胡奇辉说,他们还特意在滑道两侧加装了挡板,使行李滑下的路线呈“S”型,减少行李的碰撞。同时,LED显示器上的航班和目的地信息,也会根据航班的到离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当然,并不是每一件行李都能顺利找到自己的线路。“一些行李是红外扫描没有识别出来的,就被送到这里进行人工分拣。”分拣人员小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持 扫描仪对着一个找不到路线的行李一扫,就帮行李找到了路线,行李随即被运往准确位置。记者拿起一个扫描仪试了试,可面对一个贴满了条形码的行李,记者根本 无法找到最新的条形码。所以,在此记者提醒各位出门旅行的读者,行李每到达一次目的地,要记得撕去行李托运的贴条,以防下次托运扫描时机器“花了眼”。

装舱

行李舱仅1米高须蹲着作业

记者进去5分钟汗湿了后背

20分钟后,装卸工张师傅将CA1344航班的行李全部搬到机场拖车板上。随后,拖车将行李运往停机坪分拣区,记者跟随张师傅登上拖车板看管行李,另一名装卸工负责开车。

此时,CA1344航班已停靠在对应的停机位。张师傅拉开飞机机身底下的货舱舱门,抓住货舱门框一下钻了进去,另一名同事将行李一件一件往上托。装卸行 李时,张师傅和同事李吉童会轮流钻进只有约1米高的行李舱工作。“钻舱十分辛苦,里面很闷热,夏天时温度更高。”张师傅说。

随后,记者也爬进货舱准备体验一下。只是进来不到五分钟,记者的后背已被汗水浸湿,张师傅拍了拍记者的肩,示意别眨眼保持视线,以免汗水迷住眼睛。在货 舱内,除了闷热,整个过程中都要蹲着进行作业,记者蹲着接过一件10公斤重的行李。感觉根本无从用力,竟然有点拿不起来。不仅如此,摆放行李也有讲究,每 件行李在张师傅手里一掂量,就要预测到应该放到哪个位置,按他的行话说是“大不压小,重不压轻”。

“出入机场的航班,每一件行李都有完整的流程记录,可以倒查出这件行李在运送中经过谁的手。”张师傅说,对于行李摆放不规范或野蛮装卸,机场方面会有相应的处罚。同时,对于特殊的行李,比如婴儿摇篮、轮椅,装卸员们会格外留意,确保行李的安全。

20分钟后,CA1344的100多件行李全部装机完毕。记者跟随张师傅跳下机舱时,弯了太久的腰只能慢慢挺直,否则酸胀感会瞬间袭来。

随后,货舱舱门关闭,但张师傅还在等候登机口的指令。他解释道:“如果有旅客没有登机,但行李已经装机,就必须把旅客的行李找到并拿下来。因此,只有乘客到齐后,我的工作才算真正结束。”

每天,长沙黄花机场大约有450架次航班进出港,一个装卸工平均要搬运500余件、6吨行李,而在暑运、春运等高峰期,实际搬运的货物还远远不止这些。除了早、中、晚的吃饭时间,他们几乎全天不下火线。

“虽然我们与旅客没有交集,但仔细对待每一件行李,让每一件行李安全地去往应该去的地方,是我们行输系统人员最大的希望。”张师傅说。

离港行李运输流程

打印行李标签—托运—安检—行李分拣区进行分拣—到达不同航班分拣槽—装卸工将行李运输到飞机下—装进飞机货舱

到港行李运输流程

从飞机上卸下行李—送至到港运输带—抵达对应航班的行李提取转盘

相关推荐
最新新闻
今日焦点
精彩推荐
一周热榜
友情链接:
湖南经济报网
CopyRight © 2011-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经济报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