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逸凡"一个人的毕业照"女主角换专业 小众专业还有谁

作者:时间:2018-11-10已有:0个人访问

薛逸凡

北大古生物专业2010级毕业生合影,仅薛逸凡一人

“你什么专业的?”

“那个,你可能没听说过,古生物学。”

“啥生物学?”

……

曾经因为拍“一个人毕业照”走红网络的薛逸凡,两年前从北大古生物专业毕业。两年过去,她已经修完美国卡内基梅陇大学计算机生物学硕士,即将攻读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信息学的博士学位。

成为网红,并没有改变薛逸凡早已定下的生物领域方向的研究目标。她低调地在美国求学,两年之内拿到了硕士学位。

爆红过后,并不能改变北大古生物学依旧的高冷。古生物学今年毕业的应届本科学生,依然只有一个人。

“我从不主动提起自己学什么”

因“一个人毕业照”走红的北大古生物专业毕业生薛逸凡,曾在微博上感慨:“四年内看多了各种人对我所学专业的惊诧反应,最初确实满足了小小的虚荣心,但是后来只剩下满满厌烦,无奈和回应的疲惫。以至于在后两年内,我从不主动提起自己学什么,若生人问,就报生物搪塞一下。”

“我毕业之后,古生物学只有一个大一的在读了”

薛逸凡的师弟、北大古生物学2016年毕业生安永睿,成为北大该专业本届的唯一毕业生。

“我们那届元培学院的学生有150个人,也只有我一个选择古生物专业。”“我毕业之后,古生物学只有一个大一的在读了,大二大三都没有学生。”

再过半个月,安永睿就将结束自己的古生物学本科生涯,而他最怀念的,是烈日下田野调查挖出了三叶虫化石。

古生物专业 “一个人的专业”,“六代单传”

薛逸凡一直都知道自己选择的专业注定是寂寞的。她在回复成都商报记者的邮件中表示,在国内读书时,不是很熟悉的人总会对她毕业的发展、就业会更关注,而这种关注倾向确实会给人一定的压力。

古生物学,这个寂寞和冷僻的专业,自从北大在2008年设立以来,总共也只毕业了6个学生,被媒体喻为“六代单传”。

而对于薛逸凡的师弟安永睿来说,“一个人的专业”一开始带给他最强烈的感受大概是某种孤独感。

“我们那届元培学院的学生有150个人,也只有我一个选择古生物专业。”安永睿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其他同学选经济、工商管理、数学、物理的更多。而确定古生物学,是源自安永睿从小对于地理方面的兴趣。

这名贵州男孩已经通过了毕业答辩,并保送北大城市与环境学院第四纪地质方向直博生。拿到毕业证之后,他将开始一段从云南到西藏的暑期旅行。

梵语专业

4年才招一次,9个学生剩下7个

而和古生物专业相比,北大的梵语专业同样是那个永远热闹不起来的专业。

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邦维,22年间带了6个博士和6个硕士。而梵语专业的本科,现在则是四年才招一次,最近的是 2014年这个班,刚进校时有9个学生。与此对应的是,北大的梵语专业,却是全国高校中唯一一个拥有本科、硕士、博士的学科,尽管顶着季羡林和金克木两位 大师的光环,却依然寂寞而清冷。

王邦维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梵语专业前身是东方语文学系,季羡林先生在1946年创办。

“这个专业不能换钱也不能变现,它从来就不是一个现实的专业。”王邦维直言不讳梵语在大多数人心中的印象。

9个学生现在也只剩下7个。北大外国语学院南亚系副教授萨尔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有两个学生转去了其他专业。一个去了英语(精品课),一个去了元培学院。

以前,学生要把梵语当成就业方向,只能选择去科研机关和高校等地方,就业可选择的范围窄。这两年,高校和科研机关接受人的能力也有限,可能中间有一些学生就改行做其他的了。“毕竟研究梵语不需要那么多人,这和学科构建建制以及容纳能力相关。”

草业科学系

“正因为人少,才可以一对一辅导”

“我们和古生物学比,学生还挺多的,这算安慰吧。”中国农业大学草业科学系大二学生刘智硕开了一个极冷的玩笑。

其实,他就读的草业科学系并不比这个笑话热多少。草业科学系一个年级一个班,刘智硕所在的班刚进校时有30人。而现在,包括后来的两名转校生,也只有19个人。草业科学系的老师却有20多人。这个高中热爱植物的男生,是他们班极少几个第一志愿就填草业科学的人。

中 国农业大学草业科学系副教授张蕴薇说,“我们这个专业小归小,毕业学生少,从业人数也少,但正因为这样竞争没有那么激烈,机会其实更多,走上行业内金字塔 尖相对来说不用削尖脑袋。”张蕴薇介绍,正因为学生人数少,才可以实行大一学生就能接受导师一对一的辅导,有些优秀的学生大三可以做硕士课题研究。而作为 重点学科,草业科学系拿到的科研基金并不少,5年达到一个亿。

张蕴薇说,草业科学系的学生和老师的接触会更多,出国留学(课程)的 机会也会很多。当然,本科毕业选择去找工作的学生,却很少从事与专业有关的工作。草业科学系的就业方向,包括林业局、生态环境机构、园林公司或者牧业公 司,但不少职位都需要学生去到相对偏远的地方。“有些学生不愿意去那么远的地方,不愿意去小城市,但选择呆在北京就没有那么多对口的工作。”

与自己对话 “我做这样的研究有什么意义”

路雅是那个希望接棒传承梵语的人。她和很多其他因为调剂才到梵语专业的同学不同,路雅上高中时就已经确定保送北大中文系,但是在她的强烈坚持下,她调换到了更冷僻的梵语专业。

这个说话轻声细语的女生对梵语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拗。她认为,中国的梵语文献方面的人才欠缺,而自己愿意投身于此。

“我学了一个不热闹的专业,希望在社会上做一个不那么浮躁的人。”这是路雅的心声。

只是,无数进入小众专业的学生,他们却势必要经历一种纠结的过程。

即 使是路雅这个把梵语当成信念的学生,她内心依然会犹豫而纠结,甚至产生挫败感。“我自己问过自己一个问题,我做这样的研究有什么意义,做出来写本书,这么 的小众,能看懂的全世界也没有几个人。”路雅后来打消疑问,是因为她想清楚一个问题,她选择做这样的研究,不是因为让更多人知道自己。

和同学辩论

“劝了不少师弟师妹留下来”

相 比路雅,刘智硕面临的尴尬不是源自自己,而是身边不断有想要逃离草业科学系的同学。当初和他一个寝室的六个男生,如今已经有两个转去了其他专业。班里原来 的班长,刚进校时,父母每天会给他打电话,说的全是换专业的事。“我曾经和想换专业的同学辩论,希望他们能留下来。”但是老班长最终还是转走了,刘智硕当 上了班长。整个班转走了13个人。

“好在我还是劝了不少下一届的师弟师妹留下来。”刘 智硕说,很多学生刚进草业科学系,其实对这个专业通常一无所知,而这门学科在社会上并非是热门讨论的话题。“如果真的兴趣在其他地方我不劝,可他们只是因 为觉得草业科学冷门转到其他并不是喜欢的专业,我肯定会好好劝他们的。”

为自己谋划

计划读研时换专业

袁勇是北大梵语专业大二学生,他也曾是2014年泸州高考文科第一名。他因为对历史文化感兴趣,接受了调剂去梵语。

“好 多人都是因为季羡林先生知道梵语这个专业,但是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因为季羡林先生,对梵语这个科研的投入可以持续多久?未来还有多少人会选择这么小众的 专业?我们希望可以把这个学术一代代守护下去,但现实的情况就是好多人不得不考虑未来出路。”袁勇喜欢梵语,但他计划在读研究生时换专业,准备攻读硕士的 方向是专业稍微大一些的历史文化研究。“每个人在考虑未来出路的时候,还是要想现实的问题。”

观点

冷门专业,好在哪里?

点个赞

“一个人追求自己想做的事,并真真切切踏踏实实去做了。”

泼冷水

“这个很难,不是真的感兴趣就不要来。”

尽管总会被怀疑工作难找,老是一个人毕业的北大古生物学专业,从2008年起招收的本科生,6个毕业学生或是已经开始学术研究,或是依然还在继续深造,大部分并没有离开这个领域。

有勇气选择古生物学专业的学生,也有着各自的独特之处。

第三任学生刘拓,因为喜欢,本科选择了古生物专业,也因为喜欢,研究生去了考古文博学院,从古生物跳到了考古方向。而他在薛逸凡之后成为红人,是因为他的“全球古迹旅游”去了伊拉克,一度被当成恐怖分子被当地政府军扣押。

“一个人追求自己想做的事,并真真切切踏踏实实去做了。”这是薛逸凡对自己以及刘拓的评价。

“古生物学本来就是交叉学科,给我硕士专业的学习打下一个好基础。”在美国学习两年,薛逸凡并没有不适应,她硕士的研究内容属于进化生物学和生物信息学。本科期间要求她从古生物的角度看待进化,结合地质学,这为她提供了不同角度的体验,使她能够更为全面地看待研究的问题。

而 薛逸凡在美国发现,不管是为了就业还是为了兴趣,专业的选择大家都是习以为常。为了就业而学的专业,也可能很独特,特别是开设自己制定专业的院校,学生甚 至可以结合自身就业或创业的需求而自己设计自己的课程方案。为了科研或深造而学的专业,则可能非常偏向数理这样的基础科学,或者是人文历史艺术这样的精专 专业,取决于学生兴趣。如果有人觉得学冷门专业奇怪,或者表达出过多关注和评判,可能反而是一种奇怪的表现,甚至会被认为是有些不尊重他人的表现。

薛逸凡并不觉得小众专业没有春天。在她看来,小众专业不能成为很多学生的第一选择,并不是个严峻的问题。这些小众专业大多集中在基础科学,人文艺术中。这些 专业本身也往往需要学习者有浓厚的兴趣才能融会贯通。小众反而帮助筛选出真正感兴趣的学生进入这些专业,未尝不是一种好处。

再过半个月,薛逸凡的师弟安永睿就将结束自己的古生物学本科生涯,而他最怀念的,却是烈日下田野调查挖出了三叶虫的化石。一切,始于兴趣。

即将退休的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邦维,并不希望刻意吸引更多学生非要来读梵语。这个固执的梵语坚守者甚至会给想要来报考他研究生的人泼冷水。“这个很难,不是真的感兴趣就不要来。”

在他的心里,没有冷门专业与热门专业之分,只有能不能学好的区别。

来源:成都商报

薛逸凡

薛逸凡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写评论已有0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湖南经济报无关。湖南经济报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