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威特浏阳隐秘项目为何胎死腹中

作者:时间:2017-12-16已有:0个人访问

 作为有有实业的控股方,斯威特未曾料到,长沙会成为整个斯威特集团危机的爆发点。斯威特掌门人严晓群曾自信满满地冀望长沙的有有家电卖场能带来扩张所需的庞大现金流,但是没想到最后正是“有有家电”项目的失败,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斯威特在湖南的投资除家电和媒体之外,还在浏阳进行产业布局。但是,这个“浏阳项目”却一直都很模糊。即使是在斯威特受到全国媒体最关注时刻,这个“神秘项目”也都一直处于潜水状态。也正是这个被人“失落的世界”,曾经被斯威特冀望是斯威特在长沙的翻身后手。

斯威特在长沙的资产在不断遭到蚕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那块曾经被斯威特认为是“翻身后手”的浏阳项目现在怎么样?“虽然当时他们跟浏阳市政府合作的时候是计划做工业园,但是工程迟迟没有动工,好像后来又改做房地产开发,反正不晓得要做什么,但现在还是一块空地是事实。”泰古实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记者了解,斯威特和浏阳方面协议敲定“浏阳项目”时间为2005年9月,而此时正值有有实业家电卖场经营步入呈现疲软的艰难时刻(2005年10月有有在湖南的三家门店相继以“内部装修”关门)。在2005年9月14日,以“制造业为主导产业”的江苏斯威特集团就EPDM胶粉、狮子岭休闲度假区综合开发、荷叶塘工业小区等三个项目与浏阳市湖南浏阳制造产业基地达成总投资额为17.9亿元的协议。其中,EPDM胶粉项目主要是利用废旧橡胶常温法制取精细胶粉和超细胶粉,这是一个高新技术项目,“将在两年内投资4亿元建设”,预计全部建成投产后,“产值可达5亿元”;狮子岭休闲度假综合开发项目规划总面积3640亩,将投资3.9亿元在三年内建成;荷叶塘工业小区项目在“5年内投资不少于10亿元”。

去年10月,在有有实业内部人心不安、军心不稳的时候,有有高层在中层管理员工会议上以“浏阳项目”的存在来稳定军心。

知情人士称,严晓群对“浏阳项目”非常重视,曾亲赴现场考察。然而,这一切现在看来只是严晓群在故意卖弄玄虚,转移外界的注意。

浏阳制造产业基地管委会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斯威特当时的确有意投资,和我们签了意向协议。我们把前期的一些项目规划、进度安排等准备工作都做了。不过,对方并没有按照协议规定的工作进度打款。因此,协议也就自然终止,不存在了。现在我们已经把斯威特的项目划掉了。”

尽管上述人士对终止该项目进程的解释是:“对方表示项目没进行是出于战略调整考虑。”但是,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显然是因为当时缺钱。浏阳当地对该项目非常重视,十分支持斯威特。它没其他理由不做。”
记者通过调查确认,斯威特在湖南一直隐而不现的,传说中作为将来“翻身后手”的浏阳神秘项目,在留下一块线条清晰的庞大“画饼”后已无疾而终。而这个斯威特在湘神秘的“第四项目”夭折,使严晓群的斯威特在湖南真的只剩下了背影。

从重兵布阵到彻底清盘,斯威特在湖南三年演绎喜悲大戏。

杯中浅窥斯威特

10月20日,为解决占用资金问题,斯威特集团已向中国证监会上报方案:斯威特打算用非现金资产——杨庄铁矿和银洞山铁矿的探矿权,代斯威特所控制的关联企业向债权方偿还全部债务。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斯威特因债务关系相继失去中纺机和小天鹅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之后的“最后一搏”。

“最后一搏”在关系到斯威特生死存亡的同时,也同样带给局外人太多的思考。

斯威特是中国民企利用资本市场获得急速膨胀的典型案例,利用“少盖多壶”的资金挪腾术,“借鸡生蛋”实现持续循环收购。投资家电、涉足传媒。在其最鼎盛时期,斯威特集团曾一度控股上海科技、中国纺机、小天鹅、*ST长岭4家上市公司,还收购了小鸭集团。

规模出效益,这是现在的许多企业人的观点。但在追求规模的同时,民营企业家们却忽视了一点:大同样有大的风险。看看德隆系的唐万里,看看监狱里的顾雏军,再看看焦头烂额的斯威特掌舵人严晓群,无论是“借鸡生蛋”,还是“少盖多壶”,都是在做大企业过程中,速度太快了,规模太大了,没有盖的“壶”太多了,盖着盖着,就把自己盖进去了。

全面收缩的策略虽然来得晚了些,但斯威特毕竟已经意识到了,根本不具备迅速扩张的资金实力和企业管理能力,是不能支撑其扩张的脚步的,企业要想做大做强,提高真实的盈利能力才是正途,而不是靠做资本游戏。那么,斯威特的危局是否会对其他的民营企业家有所启示呢?这或许才是杜绝下一个民营企业陷入危局的关键之处。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写评论已有0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湖南经济报无关。湖南经济报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