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林业厅林业厅原党组书记退休种树十三载 跑遍80多个村庄

作者:时间:2019-04-24已有:0个人访问

生产商品木材也能赚钱

屈原的前身为1958年围垦而建的大型国有农场,2000年撤销农场、组建岳阳市屈原管理区。

2001年早春,屈原大地一片春寒料峭,寒风中不时还飘着零星雪花儿。每天起床简单收拾后,吴鹤鸣就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光秃秃的营田镇与琴棋镇之间38公里的外湖大堤上,走村入户,开始了“屈原林情”调查。顶风冒雪半个多月,他跑遍了全区80多个村庄,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数据:屈原绿化率原来只有6.7%。

种树?那是山区的事。面对这样的疑惑,吴鹤鸣认为,在平原湖区开展植树造林,最主要的还是改变思想观念。

当时在屈原,一提种树就问题一大堆,比如,没资金、没林地、没树苗,路边渠边种树会影响农作物生长,树种了乱砍滥伐也管不住,如此等等。做好干部群众的思想发动工作,就成了吴鹤鸣开展工作的突破口。“来屈原的头三四年,我主要就干这个。”

他把深入基层发动视为希望所在。然而,自行车骑得快散架了,嘴也说得快冒烟了,而真正种树的农民还是没有多少。“十年树木,效益来得太慢了,不挣钱。”众口一词的回答令他如梦方醒,也让他认识到,在屈原发展林业要见效益,而且最好要快。

由此,他萌生了发展速生丰产林的想法。“屈原是粮食生产基地、牲猪生产基地,也应是商品木材生产基地,屈原的发展应该农、林、牧三者有机结合。”怀着这样的想法,他渐渐明确了自己的工作思路。

2001年7月,屈原区委在一次办公会议上正式决定开展植树造林,下发了《关于加快林业产业发展的决定》。这是屈原最近50多年来历史上的第一个专门研究部署林业的大会。

尽管如此,头两年效果始终都不大好。对此,他没有灰心,始终默默坚持着,不仅帮助解决思想问题,还进一步帮助解决实际问题。

这一年,吴鹤鸣自己筹资,从附近的沅江买来4万多株南抗4号优良杨树苗,带领大家建苗圃。第二天,他自费聘请的沅江市南大镇林业站站长汤春辉来到琴棋乡八里堤村,带领46户村民进行扦插育苗。那次,总共建了138亩基地。以此为开头,全区苗木基地后来发展超过300亩。

迎来林业发展多元格局

2003年春节过后,区农业局改为农林局正式挂牌,配备专职副局长和专职干部,行政首长挂帅的造林责任制运转开来。

在一片大好形势下,从来不甘人后的吴鹤鸣又自己带头,拿出多年积攒的11.8万元,在琴棋乡建了45亩速丰商品林示范园。

“4米多高的杨树苗,要插下去80多厘米,很辛苦。从3月10日开始,到3月28日结束,总共栽了6246棵杨树苗。那些每棵1元的树苗,后来长成了价值100元左右的大树,有近20米高,平均每年增值20元。”自吴鹤鸣来屈原后不久就一直充当联络员的徐应求说。

在群众的亲眼目睹中,杨树苗就像吴鹤鸣所描绘的那样疯长,每亩一年赚2000元不成问题。

2003年,琴棋乡村民杨远发、宋时放、杨国强等筹资承包了莲湖干堤、新河干渠,分别栽树万株以上,开屈原私人大面积造林之先河。之后,黄金乡原副乡长黄治国造林37亩、总共近2万株,堤防会干部杨国宏栽树2.5万株,凤凰乡黄泥会村党支书彭望林造林近2万株……植树造林的农户逐渐多了起来,直至膨胀式发展到了上万家。

屈原还前所未有地出现了绿化小康村。琴棋乡何光辉等三人合伙承包造林几千株,每人增收12万元;黄金乡徐升平常年坚持带头造林,现有林木资产40万元。目前,农民造林大户超过万家,造林在1000株以上、年收入10万元至100万元的大户有1000多户,仅黄金乡就有315户。

2007年,吴鹤鸣粗略统计过一次,670户造林1000株至5000株,21户造林5000株至1万株,11户造林万株以上,他们每户每年平均林业增收2万元以上。

在鼓励村民种植商品材的同时,为示范种植更多样的经济林,吴鹤鸣还把自己的小院落办成了庭院经济示范基地。随着绿色由田间阡陌、湖堤河岸向居民庭院延伸,生态村的发展理念也应运而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写评论已有0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湖南经济报无关。湖南经济报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