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燕深读丨宁夏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

作者:时间:2019-05-02已有:0个人访问

马燕

马燕:回族女孩,同心县预旺乡最北边的一个村子--张家树村

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一位西方读者想买一本莫言的书看,因为不太清楚具体书名,就按照作者名字在亚马逊网站搜索。花15.99美元买回来一看,作者却不是莫言,而是中国宁夏一个小姑娘马燕。这也难怪,英语世界里把莫言(Moyan)当成马燕(Mayan)的人一定不少。这个读者没有大发雷霆,读完全书后反而十分高兴,认为自己犯了一个“幸运的错误”!

马燕

奇特的来历

宁夏西海固,1972年就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女孩,用稚嫩的肩头承受着贫困的压力,从小学四年级起就坚持不懈地写日记,将自己对上学的渴望、对辍学的担心都写到了日记中,到小学毕业时已经攒了6本,其中3本还被粗心的父亲卷烟抽了。这个女孩就是马燕。

马燕

家里供不起马燕和两个弟弟都上学。她考上初中,妈妈要她退学。为了打动母亲坚硬的心,她把日记和一封“我要上学”的信塞给妈妈,让弟弟读给不识字的妈妈听。当听到“妈妈,如果我上不了学,我的眼泪一辈子都流不干”时,母亲白菊花终于决定借钱让女儿上学。

就在这时,马燕的命运出现了转机。法国《解放报》驻中国记者彼埃尔·阿斯基(中文名韩石)一行来到了小山村。白菊花将女儿的信和日记交到了他们手里,彼埃尔被马燕稚嫩的文字震撼了。2002年1月14日,《解放报》以两个整版发表了他撰写的《我要上学》的长篇通讯。

马燕

马燕的故事一经刊出,立即引起法国民众的关注。3天后,曾出版《密特朗夫人回忆录》的法国拉姆赛出版社打来越洋电话,表示愿意出版马燕的日记。

马燕轰动欧洲

一年后,定价为20.5欧元的法文版《马燕日记》在巴黎出版,很快登上法国的畅销书榜第一名,销售超过了20万册。

“当我读完马燕的故事后,好几个同学都哭了。一个学生问道:老师,我们应当怎么做来帮助她?”巴黎一位中学老师说。“我觉得她很勇敢,现在很多年轻人没有认识到,他们能去上学有多么幸运。”一位14岁的法国中学生说。

随着法文版热销,荷兰文版、西班牙文版、英文版等相继推出。荷兰文版名叫《一个中国女孩的日记》,今天能在荷兰58家各类图书馆中找到这本书,这在国土面积不大的荷兰,传播范围已经十分广泛了。英文版《马燕日记——一个中国女学生的日常生活》,2004出版后2005年再版,好评如潮。

马燕

笔者依据世界图书馆联机书目(OCLC)的检索,截至2013年底,《马燕日记》的文种版本已经超过20个,其中影响最广泛的当属美国哈泼柯林斯出版社2005年推出的美国版《马燕日记——一个中国女孩子的挣扎和期望》。据媒体报道,该书在美国销售近100万册。OCLC数据显示,全美2000多家图书馆收藏了《马燕日记》,比例超过了OCLC图书馆总数的10%,而且80%以上是美国初中、高中图书馆。

马燕

《马燕日记》连续几年成为西方舆论界持续关注的重大事件。笔者注意到,在一贯以批评和谴责态度对待中国的西方主流媒体笔下,《马燕日记》是少有的获得正面评价的图书之一。西方读者和主流媒体对马燕这个中国女孩子积极向上的精神的阐发,远远超过了对书中中国西北地区贫穷生活的关注。中国传统文化中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坚守,对于西方优越物质生活环境中的青少年具有生动的教育价值,因此主流媒体超乎寻常地鼓励和号召更多的西方青少年读这本书。

2004年3月24日,《纽约时报》刊发了署名埃伦·莱丁的《一个中国女孩日记成为农村脱贫的桥梁》,介绍马燕日记的前因后果,还感谢这本日记的出版帮助马燕一家摆脱了贫穷的生活,还帮助了那么多中国青少年重新回到学校读书。

2005年6月12日,《华盛顿邮报》刊发了署名伊丽莎白·沃德的文章,题为《致年轻的读者》,号召读者不要过多责问中国致力于经济发展而忽视了教育的投入、地区发展不平衡导致的贫富巨大差距,**留在议论、评价上面,而是期望更多的**、孩子们阅读这本小书,并有所行动。

马燕

中国文化的世界价值

无疑,这是一个成功感动了西方世界的中国故事。笔者认真梳理了这本书的书评、读后感,发现《马燕日记》获得认可最多的,是书中充盈的积极向上的力量、顽强的奋斗精神,马燕成为西方发达社会那些身处优越教育环境但却沉湎在网络、游戏等青少年励志学**的中国榜样。

名为Becky的读者2005年8月8日在亚马逊网站留言:“这是令人难以置信和令人难忘的一本书……马燕是一个女孩子,她知道接受教育、学**知识是摆脱贫穷生活的唯一出路,因此坚持与各种困难作斗争。马燕最后成功了,她的精神令人鼓舞。”住在美国加州的一位名为Quazz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写评论已有0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湖南经济报无关。湖南经济报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